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安凌云宫卿珏)小说全文免费-安凌云宫卿珏章节目录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安凌云宫卿珏)小说全文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全部免费阅读,主角是安凌云宫卿珏的小说报告闲王妃要出墙作者云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全文免费阅读(安凌云宫卿珏)小说完结版。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了闲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安凌云宫卿珏)小说全文免费-安凌云宫卿珏章节目录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第六章恨她的阿宇

沈云儿咬着银牙:当然!

素来两人不和睦,而且沈云儿是京城第一才女,别说安凌云,即便是名门才女她也不会在乎。

安凌云看了一眼周围,没看到宫卿珏她才走了回去。

怎么比试?

安凌云也不是非要留下教训一下沈云儿,只不过她要不比,走也走不了。

沈云儿此时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罗裙衣裳,缓缓走去前面,人群中不乏有人赞美:沈家小姐真是温婉贤淑的女子,你看她走起路都是那样的曼妙,你们再看有些人,像是个砍柴的来了。

周围也不理会安凌云的感受,一哄大笑起来。

安凌云也真是服了,二十一世纪的女人门就喜欢抢男人,为了男人闺蜜都做不成,到了这个地方,还是如此。

真是可笑,男人不过多了一条腿而已,那里好?

走到中间的桌子安凌云看了看,四周摆放了四张桌子,而天黑灯笼早就高高挑起,足以让桌上的东西看的清楚。

这四张桌上分别是琴棋书画四样东西,看了安凌云也明白了。

闲王妃,你选吧。

沈云儿很淡然的说道,但是语气不难听出对安凌云的轻蔑。

选就不用了,沈小姐是京城才女中的表率,人多了麻烦,不如你我比试,一局分胜负。

你想和我单独比琴棋书画?沈云儿想笑。

不行么?安凌云挑起眉梢,看了眼沈云儿。

沈云儿轻嘲:平时看你舞刀弄棒的,没想到你还会这些呢?

会不会比了就知道了,沈小姐请把,我摆的棋局,沈小姐解开就是。

转身安凌云拿一把黑子洒在棋盘上面,手指挪动了一会,很快出现一幅棋局。

沈云儿倒是不在乎,带着人朝着棋盘走去,倒是想看看安凌云这个武夫能摆出什么棋局来。

但等她到了棋盘前,脸上微微一变,愣住了!

身后的周美人看不懂,刚想要伸手,被沈云儿拦住:别动。

安凌云根本不做理会,转身看向别处,拿起一支笔,挥洒自如,但她只写了一个字!

一群人冲过去看,竟然看不出来个所以然,但字却是好字。

她这是什么?

沈云儿朝着那边看去,脸色更难看了,苍劲有力,如游云惊龙,就是她爹也写不出来这样的字。

安凌云走到另外一张桌子前,看了看,抬起手按在墨汁里面,而后把手压在画纸上,在上面用手画了一幅画。

画完走到琴前,五指拨弄,惊得周遭鸟兽飞鸣。

虽然有些乱,琴音却行云流水,仿佛飞升九霄云外,听的所有人不由得仿佛置身另外一个世界。

然,余音绕梁,忽然断了!

所有人都被惊醒,再看安凌云已经不见了。

沈云儿大梦初醒,转身寻找安凌云,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眼前明明看到那些东西的,但此时纸被撕裂了,棋盘也碎了,就是那把上好的七弦琴,此时也断了!

沈云儿转身急忙寻找安凌云,但人早就不见了,大家也各怀心思,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什么都没有,却都看见了!

刚刚是安凌云来了么?

有人忍不住问,沈云儿转身看去,眼眸十分犀利,那人就忙着闭上嘴不敢多言。

沈云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觉得刚刚在听见琴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意识,也不知道安凌云到底使了什么迷魂诡计。

而此时安凌云也是颇感奇怪,她一边走一边看着手指,她从小受过特殊的训练,琴也属于是其中的一种,毕竟要配合部门,接受一些任务,她就只能强化自己。

但她的琴弹得不错确实,问题是杀伤力也没有这么大,刚刚的一瞬,她脑海里想到的是毁掉眼前所有一切,结果真的毁了。

难道说,这其中是因为她的生物药物?

那要这样的话,岂不是带了个随身空间出来?

想什么就能有什么?

而不远处,宫卿珏也听见了琴声走了过来,他正在抓一只短尾白狐,正要得手的时候,琴音震颤,被短尾白狐跑了。

跑了狐狸倒是没什么,那琴音好像是带着魔性,摄人心魄!

刚下来就看到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傻站着。

闲王?有人看到宫卿珏,一脸惊喜的迎了上去,阿宇走在前面拦住上来的人。

沈云儿看到了宫卿珏,立刻看了看周围的人,所有人都闭嘴不言,大多数小姐都一脸娇羞,努力呈现自己最美的仪态。

沈云儿主动靠近,微微福了福身子:宫大哥。

本王还有事,不打扰各位了。

说完宫卿珏就负手离去。

徒留沈云儿尴尬矗立,绞了绞手里的手帕。

沈云儿看了眼周围:今晚的事情谁要是走漏了风声,可别怪我无情。

所有人都不敢吭声,谁都知道,沈云儿的姐姐是当今的皇后,而看似温婉贤良的沈云儿私下里并不是那么好惹的人。

安凌云成功脱困,走得也是悠闲自得,但再悠闲自得,也是山高路远,走回去显然有点不切实际。

出来的时候力气充足,没想那么多,回去从山上下来本身也累,加上和沈云儿他们斗法,安凌云走不动了。

一来她现在的身体弱,吃不了苦,二来她现在有些迷路。

安凌云在周围看了看,找了个可以避风的地方去休息,打算熬过了今晚,明早继续走。

但谁知道她休息的这个地方,还有别人看上了。

听见动静安凌云起身坐了起来,看到进来的人安凌云呵呵了,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都这样了,还能遇见,也真是没天理了!

宫卿珏看到山洞里像条狗一样爬出来的安凌云,登时脸色染了怒意。

安凌云心道不好,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直接提溜扔了出去。

洞口原本不大,却把她直接扔了出去,安凌云感觉骨头都要裂开了。

宫卿珏,你个混蛋!懂不懂怜香惜玉?这么对自己的老婆,你会被天打雷劈的!

安凌云怒骂不已。

躺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饶是整个人都是清醒的,身体的创伤也没那么快就好。

望着漫天星空,安凌云只有一个信念,把宫卿珏碎尸万段。

宫卿珏,你个渣男,欺负弱女子,算什么男人。

宫卿珏面色不虞:聒噪,去处理了。

遵命阿宇嘴角微微一翘,出了洞口。

夜风阴冷,安凌云又受了伤,在这种情况下她也只能等着身体里的生物药给她慢慢恢复。

而此时安凌云头边走来一个人,安凌云缓缓看去,是宫卿珏的随从阿宇。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阿宇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看上去恨透了她!

阿宇手里握着一把暗器,那是古代用的东西,安凌云不知道叫什么,但像是飞镖一类的东西。

这是你欠我的。

阿宇说话的时候已经蹲下,安凌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个东西一下刺进她的胸口,疼痛让安凌云惨叫了一声,阿宇快速把东西拔出来,露出得偿所愿的笑意,用嘴型对安凌云说道:去死吧!

说完一脚踹开安凌云,身后就是山坡,安凌云就这么从山坡滚了下去。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第七章两王一争

说完一脚踹开安凌云,身后就是山坡,安凌云就这么从山坡滚了下去。

----------------------

而由始至终,山洞里的人都没一点动静,可见他有多无情!

身体滚落地面安凌云的记忆又被冲击了,阿宇原先有个妹妹,而他们兄妹相依为命本来很好,只以为安凌云怀疑阿宇的妹妹对宫卿珏有意,就派人抓走了阿宇的妹妹,当时阿宇的妹妹惊慌失措,逃脱的时候撞在了马车上,当街撞死了,从此阿宇恨上了安凌云。

阿宇回到洞内,给闲王复命:启禀王爷,人已经杀了。

宫卿珏闻言,浑身散发冷气,手掌不自觉的紧握,许久才道:我只是让你把她打晕,算了,这个女人,死了也好。

阿宇不确定道:也许没死,只是掉下山去了。

宫卿珏闭上眼,示意不必多说。

阿宇感觉自己今日办错了事儿?

安凌云睁开眼睛,叹息了一声,重生在原主这样人的身体里,也是够倒霉的了。

不过这样也好,当她死了,她也能在这里恢复。

一晚过去,安凌云算是捡了一条命,只不过她总觉得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但却被压制着。

好在生物药修复的够快,她这一夜起码能起来走动了。

从地上爬起来安凌云在周围稍作观察,找了个能上去的点,爬了上去。

等她到了上面已经中午了,说来也算是倒霉,一上来就看到沈云儿她们从此处路过。

不过相比之前的人山人海,此时人已经少了很多。

只有三三两两的小姐结伴而行。

安凌云不想惹事,打算等人过去了再说,没想到有人到路边看风景,结果把她给看见了。

顿时,周美人指着安凌云说道:快看,大家快来看啊,这不是闲王妃么?怎么在这里啊!

一阵大呼小叫,很快所有的人都来了安凌云面前,安凌云躲不掉,也只好从下面走了上来,一边整理滚下山时被扯开的衣物,一边看向正朝着这边走的沈云儿。

沈云儿看着安凌云明显一晚上都呆在山上,而且衣冠不整的样子,心生一计。

只听沈云儿大声说:我以为是谁在下面与人苟且呢,原来是闲王妃,闲王妃这么好的雅兴么?

沈小姐是属狗的吧,见了人就乱咬?安凌云说完朝着前面走去。

沈云儿攥紧拳头:安凌云,你不回来给我道歉,休怪我让你身败名裂!

安凌云好笑:沈小姐都不怕烂舌头,我怕什么?

说完安凌云不再理会她,大摇大摆的走了,气得沈云儿直跺脚。

远处安凌云好笑,原主怎么就输给这个货了!

回到将军府安凌云,沐浴更衣,睡了个安稳觉。

但好景不长,很快安凌云在外与人苟且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

这件事甚至闹到了皇上耳根。

此时皇上正想着怎么给宫卿珏找个借口,然后把安凌云给送回将军府,这事一出,立刻让卿煜帝找了个借口。

云云,皇上召见。

安将军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跑去找安凌云了。

安凌云想着估计是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了。

沐浴更衣,安凌云跟着安将军一起进宫。

相较上次进宫,这次简单了许多,下了马车安凌云扶着安将军一同进宫面圣。

而此时,安凌云也发现了,宫门口还有另外一辆华丽的马车,安凌云奇怪:爹,门口的马车是谁家的,看着那么眼熟?

哎,说来话长,爹不记得了!

安将军不好多说,只能把话吞了。

安凌云也没多问,跟着去了凤仪宫。

到了凤仪宫的门前,安凌云看见一个人,年纪和她相差不多,穿了一身鹅黄色的衣服,外面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披风上有许多的羽毛,一头黑发高挽,而她正端庄的站在那里。

安凌云的脚步稍作停顿,看着这个人的背影脑海中好像什么东西正在翻涌。

很快一些记忆冲进安凌云的脑中,闲王宫卿珏从小有婚约,虽然是幼年定下的婚约,但两人因为朝夕相处,感情一直极好。

原本要在成人后成婚,但碍着安凌云的胡搅蛮缠,宫卿珏一段大好姻缘被拆,这才有了如今的深仇大恨。

而眼前这个身上披着红色披风的女人,就是宫卿珏那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子君楚楚。

只可惜这位佳人,因为安凌云的出现,嫁给了端王宫卿琰。

当今太上皇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是当今皇上卿煜帝,二儿子是端王宫卿琰,小儿子闲王宫卿珏。

而卿煜帝和宫卿珏是一母所生,是皇太后的孩子,端王宫卿琰这是西宫皇太贵妃所生。

奇怪的事,太上皇所有儿子当中存活下来的只有三人,而卿煜帝是太上皇年轻时候所生,其余往下的儿子悉数夭折。

剩下宫卿珏和宫卿琰,两人这是年纪相仿,一前一后出生。

而皇家子嗣单薄,不敢怠慢,倒是把宫卿珏和宫卿琰两人保护的极好。

然,当今皇上卿煜帝虽然人在壮年,但是膝下没有子女,关于这事,整个大梁国上下怕是也没有人敢提起,而当今皇后沈云初也因此得到了其他帝后没有的殊荣,后宫虚设,皇帝只宠幸她一人。

安凌云明白,独宠之下藏匿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皇帝膝下无子,那么帝位的传承也就落在了皇帝的兄弟之中,偏偏皇帝的兄弟没有几个,只有宫卿琰和宫卿珏两个人。

那么江山属谁,亲疏有别,怕是显而易见。

君楚楚家世渊博,爷爷是当今皇上的恩师,父亲是振远大将军,姑姑嫁给了当今皇后沈云初的哥哥,这关系也是没谁了。

原本,安凌云的背景足够强大,如果想到争夺帝位,娶了原主即可。

但是这么比较,原主反而成了残次品了。

不如君楚楚来的实际。

安凌云的脑子里奇怪的转了一圈,如果没有原主,宫卿珏娶了君楚楚,那皇位的继承人就一定是宫卿珏。

虽然安将军不是偏袒宫卿珏的,但凭当今皇上的关系,安将军也会听从调遣。

只是如今,就算当今皇上有心把皇位传给宫卿珏,怕是大臣们也不会同意。

明白了前后因果,宫卿珏的恨意安凌云也就明白了。

于公于私,原主都该死。

只是她倒霉,承担下来了。

走到门口安凌云和安将军停下,君楚楚转身看到安凌云,淡淡的点了点头。

安凌云不经意挑眉,难怪宫卿珏会被她迷住,这样的人根本找不到第二个了。

安凌云想,沈云儿就是个打酱油的!

那还那么欢腾!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第八章皇上出事

皇上有旨,请端王妃,闲王妃觐见。

GG高喊,安将军不干了,拉着安凌云:我儿莫怕,爹陪你进去。

爹,我不怕,您稍候,我很快出来。

未免安将军担心,安凌云先安抚他。

安将军看了一眼里面,担忧道:有什么事你就喊爹,爹马上去找你。

嗯。

安凌云松开手走了进去,两位王妃一起进门,倒是平分秋色。

到了凤仪宫中两人双双跪拜,而此时安凌云才知道,凤仪宫里除去皇上皇后,还有另外两人。

臣女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臣妾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起来吧。

卿煜帝说道,安凌云和君楚楚一同起来。

两人抬起头面向上方,两侧此时坐着闲王宫卿珏,端王宫卿琰。

两人都是人中龙凤,且年少英俊。

此时两人分别穿着玄色和堇色的衣服,头戴的都是九龙含珠紫金冠,安陵云还是第一次看到,宫卿珏的目光那样深邃伤痛。

而他此刻的眼神无疑是在君楚楚的身上,而君楚楚也曾眼神看宫卿珏,虽然掩饰的极好,但那一丝丝的凄凉无奈,却在宫卿珏那一身的僵硬中被安凌云看到了。

数英雄,论英雄,英雄终究难逃江山美人,偏偏,宫卿珏的江山美人都被原主搞砸了。

宫卿珏不恨,才有问题。

而原主也是咎由自取。

只不过她是招谁惹谁了,倒霉到家了!

今日召你们进宫也是闲来无事,只是皇后有些无聊,才叫你们进来陪伴。

卿煜帝淡淡道。

是。

君楚楚恭恭敬敬的低头符合,安凌云才跟着回答。

卿煜帝无奈,看着也并非那么差,起码这模样还是好的,如果不是那些事太难堪,有损皇家颜面,倒也无妨。

你们来吧。

皇后起身去了后面,安凌云随着君楚楚去见皇后。

离开前安凌云特意看了一眼宫卿珏那边,他必然是痛极了,那张脸真是够僵硬。

来到凤仪宫的内宫,安凌云相继坐下,皇后说道:找你们来也不是为了别的事情,就是问问你们,绵延皇家血脉这事儿,你们有何计划?你们也都知道,我皇家人丁单薄,皇上早就有意在闲王和端王中选出储君人选。

此事事关重大,楚楚不敢妄言。

云楚楚心潮澎湃,但却不露声色,只红着脸,低头不在言语。

安凌云没说话,还没明白皇后的态度,不过她不能生的这事皇后早就知道,那今天叫她来?

明白过来安凌云也是好笑,到底是皇宫,门道是一套套的。

启禀皇后娘娘,凌云身体抱恙,已经不能生养,还请皇后做主,准凌云和闲王和离。

安凌云起身跪下,君楚楚愣住,奇怪的看向皇后。

此时安凌云也明白,让君楚楚跟着进来,就是要见证,是她自己要和离的。

凌云,你先起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我做不了主,我看出去和皇上说吧,还是要闲王同意才行。

皇后看向君楚楚,君楚楚则是扶着安凌云起来。

三人这才一起出去。

到了外面皇后禀报:皇上,凌云跟臣妾说,想要和离。

宫卿珏的寒眸看向安凌云,安凌云立刻跪下朝着皇上卿煜帝叩头:皇上,臣女无德无能,身子薄弱,实在不适合与闲王行夫妻之礼,还请皇上准臣女和闲王和离。

子嗣,本王不在乎。

宫卿珏凤眼微眯,轻声道。

安凌云眼看和离的事情又要被搅黄,于是不怕死道:闲王不在乎,我却在乎,我听说有夫妻八字相冲,气场不合的,会导致女方不孕,兴许我别嫁后,我的身子又适合生育了!

君楚楚看向宫卿珏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瞧瞧,还刚结婚呢,就想着另嫁了?

卿煜帝一脸不可置信,这安家小姐,说话也太豪放了。

宫卿珏紧紧握着椅子,倏地站起身来:皇兄正值壮年,先多考虑自己龙种问题,别插手臣弟的私事儿了,安凌云,你跟本王走,本王有事问你。

起身宫卿珏朝着凤仪宫外走去,安凌云本想留下,但她是宫卿珏的人,除非长跪不起,不然就只能跟着离开。

臣女告退。

看皇上也无奈,安凌云转身跟了出来。

刚刚出门就听身后皇后惊呼:皇上,皇上快叫御医!

宫卿珏猛然转身,脸色一沉,纵身到了身后,安凌云眼前一阵风飞了过去,等她转身,大殿上已经乱走一团,皇后哭哭啼啼的哭了起来。

安凌云上前去看,宫卿珏正死死的抱着皇上,满脸伤痛,不知如何是好。

安凌云差点拍手叫好,你也有今天。

但是人命关天,安凌云做不到见死不救。

我看看。

安凌云想要靠近,宫卿珏忽然怒道:滚!

周围安静非常,太监们一下不敢吭声了。

而此时皇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安凌云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我会一点医术,让我看看。

宫卿珏以为安凌云这个时候还想逞能博眼球,眼里的肃杀之意一闪而过:滚出去!

说完收紧手臂,一脸焦急。

安凌云无奈,这么下去人就死了,脸色都紫了!

紫了?

安凌云一下想起什么:你快松开,皇上一定是吃了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里了,一会就被你给勒死了!

说完安凌云也顾不上其他,马上又补充到:皇后娘娘,还有端王和王妃,你们先回避,一会儿我要把皇上喉咙里的东西弄出来,看见不好。

这皇后迟疑了一下。

宫卿珏看着眼前大言不惭的女人,好像是略懂医术的模样,于是搁下狠话:治不好,本王定将你千刀万剐!

治不好,悉听尊便。

安凌云冷冷答到:那治好了,只求闲王大发慈悲,准我和离。

皇后见此保证,挥退端王和君楚楚。

正这当口,皇后惊呼一声,:陛下断

气没说出口,安凌云一下打过去,皇后嘤咛一声晕倒了。

安凌云

宫卿珏咬牙怒视安凌云,但他不等吭声,一根银针扎进他的胸口,他不能动,一动心口刺痛。

我要救人,你别出声的好。

在宫卿珏目光如箭的注视下,安凌云淡定而快速的把卿煜帝从宫卿珏的怀里慢慢挪动出来拖到一边放平。

大殿上无人进来,安凌云从身上摸了摸,拿出一根银针,先封住了卿煜帝的几处脉搏,而后拿来刀子在她的手腕上割开一条口子,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宫卿珏眸子闪过一抹狐疑。

只见安凌云把手腕的血滴进卿煜帝的嘴里,宫卿珏的脸色才渐渐缓和。

跟着有了一丝气息,安凌云撕下裙袂一角的布条,玉指翻绕,飞快的手腕缠住,还挽了漂亮的蝴蝶结。

诸事完毕,才取下宫卿珏胸口的银针。

宫卿珏看着安凌云的眼神犀利无比,有太多的疑问。

安凌云别开脸,索性不去看他。

安凌云,你

皇上醒了!

安凌云打断宫卿珏的话。

宫卿珏此时才朝着卿煜帝看去,忙着询问:皇兄,你怎样?

安凌云看去,谁说皇家无亲情,并非如此吧?

朕怎么了?卿煜帝还有些虚弱,起来的时候眼前还眩晕。

宫卿珏看向安凌云目光已经深了几许,饱含询问。

安凌云开始信口胡诌: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在这里卡住了,不过臣女已经为皇上把卡住的东西拿了出来,皇上已经没事了。

卿煜帝满眼不可置信:你还会医?

谁都知道安将军家的女儿是个粗野丫头,只知道舞棍弄棒。

回皇上,臣女从小爱看医书,爹不在打发时间的。

安凌云随便找了个借口,但此时她却感觉头皮发麻,上面有个人正盯着她喷火的看!

反正宫卿珏也看她不顺眼,也不在乎再给他个满口胡言的印象。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第九章心中明白的皇上

卿煜帝忽然看到皇后在地上躺着,忍不住指了指:朕的皇后怎么了?

刚刚皇上面色难看,皇后急火攻心,晕过去了。

安凌云解释的时候都不敢说话,抬眸的时候更加不敢去看宫卿珏的眼睛。

这人真可怕,要是不看还好,看了就很难在平心静气。

此时御医才连滚带爬的飞奔前来:叩见皇上,臣来迟了。

卿煜帝嫌弃到:罢了,你那老胳膊老腿,也快不了,赶紧给皇后看看。

御医拿了一根银针,给皇后扎了一针,皇后嘤咛着,缓缓睁开眼睛看来,急忙呼道:皇上,皇上

朕在这里。

卿煜帝死而复生,抱住皇后很是感动。

安凌云这才起身后退,然后跪下低着头

宫卿珏此时才打量安凌云:还真是小看你了,闲王妃!

最后的三个字宫卿珏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但安凌云硬是不敢吭声。

不是怕,是不安,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朝里面,安凌云心里明白,活命最好的机会就是委曲求全。

不过安凌云也知道这事不好交代,但刚刚实在没时间太过紧急,所以让宫卿珏抓了把柄。

卿煜帝起身站了起来,宫卿珏扶着他,转身卿煜帝带着皇后沈云初去坐下,而后一边握着皇后沈云初的手,一边仔细的打量安凌云。

朕倒是不知道,闲王妃有这样的本事,比朕的御医也不遑多让吧。

卿煜帝此时的目光虽然温和,但却看的安凌云如履薄冰,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何况他没有子嗣,却能做了二十几年的皇帝,这本身就是奇迹。

安凌云的脑袋不多,脖子也不刚,命还是要的。

皇上明鉴,臣女只是喜欢,偷学了几日,并无什么大能,还希望皇上不要告诉爹,为我保密。

安凌云关键时候,把安将军抬了出来。

怎么说?卿煜帝此时倒是很感兴趣。

启禀皇上,臣女从小喜欢医术,但爹喜欢舞枪弄棒,臣女年少调皮,按照医书所说,制连毒药,结果把家里的老鼠都药死了,老鼠死后满院子都是,爹气愤,怕我制炼毒药的时候把自己药死,把我的书都烧了,我为此也哭了三天,但爹说要是我不听话,就不要我。

年少我不知爹的用心良苦,自然是害怕的,不敢对抗,只能偷偷学习。

此事不想爹知道,还请皇上不要告诉爹。

安凌云扣头不起,卿煜帝揉着皇后的手朝着宫卿珏看去:闲王,你看呢?

皇上定夺吧。

宫卿珏直接坐到椅子上,体瘫一样靠在椅子上看着安凌云,此时的安凌云更觉得如坐针毡,原先只有宫卿珏一只老虎要把她弄死,此时现在又多了一个。

不过好在她刚才为皇上诊脉的时候,发现个有趣的事情,可以算得上的宫廷辛秘了。

衡量再三,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朕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爹为了朕连个续弦都没有,也是苦了你们父女了。

卿煜帝淡淡说道。

皇上,只要不告诉我爹,我什么都是愿意的。

安凌云竭力让自己看着可怜一些。

卿煜帝摆了摆手:罢了,不说吧,起来吧。

谢皇上。

安凌云这才起来,此时安凌云看向卿煜帝说道:皇上,可否屏退左右。

卿煜帝一阵奇怪,看向身边的宫卿珏,倒是起身站了起来:看来是要告你的状了。

卿煜帝指了指宫卿珏。

宫卿珏冷哼一声,斜了安凌云一眼:和离,休想!

说完退出门外。

安凌云心里翻了个白眼,真是个傲娇死变态,不喜欢却把人死死拴住。

卿煜帝坐下:说吧,是要告状,还是和离?

都不是。

安凌云低着头不敢抬头。

卿煜帝反而眸光幽寒了几分:你果然是知道?

皇上,臣女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但臣女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

安凌云这个时候不敢承认任何事,毕竟还没同盟。

但她也听得出来,卿煜帝并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朕自幼身体多病,成人之后不是没有过子嗣,只不过夭折了,之后再没有过,依你看,朕的年纪,还有机会?

安凌云忽然明白,卿煜帝其实都很清楚,只是他视而不见,装不知道。

皇上,臣女不敢妄加定论。

安凌云心悬着,几十年的不孕症,要是人为还好说,要不是倒霉的就是她。

说有过子嗣夭折了,她怎么知道是真的假的。

那就给朕看看吧。

卿煜帝把手伸出去,等着安凌云过去,安凌云撑起胆子跪行到卿煜帝的面前,按着他的手,过了一会说:皇上没病。

肯定?卿煜帝问,目光闪过一抹狠绝。

肯定。

有治?

有。

安凌云可以肯定,只要不是先天的,就能治。

安凌云很奇怪,就在她给卿煜帝诊断的时候,手放上去,她心里就已经清楚不是病,是有人给下了药,阻断了卿煜帝体内正常的男性功能,但不是生理上需求的功能,相反,他的功能还是很好的,只不过他的受孕能力被阻隔了。

就像是吃了某种避孕药,身体被抑制了受孕能力。

起来吧,朕等着你给朕配的药。

卿煜帝把手收回去,安凌云问:皇上今天的事?

不该问的就别问,念你刚才救了朕,就当将功补过吧。

安凌云呵呵了,跟她有什么关系,真是能乱按罪名。

谢皇上。

安凌云起身站起来,起码心中还有几分分数,只要能治好卿煜帝,她就还不能死,起码现在如此。

你和离的事,朕想你再考虑考虑,闲王既然不想和离,朕也不能强求,你且先给朕配药,朕身体好了,兴许一高兴,就会满足你的愿望。

是,希望皇上身体早日康复,也早日龙心大悦。

她能说啥,只能拍马屁呗。

卿煜帝走出去,安凌云也跟了出去。

此时外面不光是皇后沈云初和宫卿珏,还有端王宫卿琰和端王妃君楚楚。

四人看到卿煜帝和安凌云从后面出来,朝着卿煜帝施礼。

卿煜帝说道:闲王妃要和离的事情朕也是爱莫能助,不过闲王你要真的不喜欢闲王妃,就和离吧。

朕以为,云儿也是不错的。

提起沈云儿,安凌云心里暗骂皇上老奸巨猾,这时候提起沈云儿,卿煜帝分明就是不给她和离的机会!

娶了谁都是一样,宫卿珏破罐子破摔,也不会和离!

《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小说的主角是安凌云宫卿珏已经完结,《报告闲王妃要出墙》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