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纪芙蓉傅桢)小说全文免费-纪芙蓉傅桢章节目录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纪芙蓉傅桢)小说全文免费,穿越重生小说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全部免费阅读,主角是纪芙蓉傅桢的小说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作者香九里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全文免费阅读(纪芙蓉傅桢)小说完结版。堂堂凤岚国的皇后娘娘,一朝穿越成名声破败的纪家小姐。父母早亡,相依为命的姐妹夺她未婚夫...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纪芙蓉傅桢)小说全文免费-纪芙蓉傅桢章节目录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006、本宫没钱买东西

傅桢呢?纪芙蓉慵懒的问,并不觉得哪里不对。

李管家收回目光:二爷出门了。

二爷还说,请纪小姐醒了就离开这里。

!!!

什么?

纪芙蓉僵住了。

长得那么像她的阿良,却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

咕咕!

纪芙蓉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场面顿时尴尬。

纪芙蓉揉揉肚子,看着李管家,暗示得很明显:本宫饿了!本宫饿了!

李管家心一软,想留她下来用早餐,但想到傅桢的命令,又忍了,硬起心肠来说:纪小姐,请!

纪芙蓉站在原地不动。

她身无分文,出去还不得饿死?

本宫饿了。

纪芙蓉的声音不大,语调很悦耳,但整体感觉莫名威严。

李管家猜测她是脑子有病,叹了口气,拿起餐桌上的牛奶和面包:纪小姐,你可以在路上吃。

纪芙蓉:

几分钟后,纪芙蓉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拿着面包走在路上,脚上踩着没有跟的高跟鞋,鞋尖往上翘着。

喝一口牛奶,咬一口面包。

味道差人强意,还不如她做的煎饼好吃。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有得吃就不错了,填饱肚子好干活儿!

她就是纪芙蓉!

扔她!扔她!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在路边停下,紧接着烂菜叶、烂鸡蛋,噼里啪啦的扔向纪芙蓉。

有杀气!

纪芙蓉迅速闪身,避开烂菜叶、烂鸡蛋的攻击。

现场静默了三秒,车里的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纪芙蓉。

他们刚才只顾着扔烂菜叶烂鸡蛋,都没看清纪芙蓉是怎么躲开的。

莫非,是他们扔得不准?

居然让她躲开了,我们继续扔!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大喊一声。

更多的烂菜叶、烂鸡蛋飞向纪芙蓉。

纪芙蓉脸都黑了,不知道皇后娘娘有洁癖吗?

敌情面积太大,她又不能把武力值拉到最高点,毕竟这里已经是不凤岚国了。

纪芙蓉猴子似的窜上树,借着浓密的枝叶躲避。

妈的,她上树了!

竟然还会爬树!我就不信我的臭鸡蛋瞄不准!

嗖嗖嗖

数枚臭鸡蛋飞向纪芙蓉。

撞击到树上后碎了,蛋清蛋黄一起糊在枝叶上,一股难闻的恶臭传来。

有洁癖的皇后娘娘绝对忍受不了这种气味!

纪芙蓉暗暗发力,树冠上出现一个无形的保护罩,所有的臭鸡蛋在碰到保护罩后,都坠落到地上。

奶奶的,一个都没扔中。

邪门了!一个黄毛从车上下来,纳闷的往树上看。

纪芙蓉稳稳的蹲在树枝上,居高临下的俯视黄毛。

哥儿几个来,我们一起把她摇下来,看看美女摔跤的样子有多美。

又几个染着不同颜色头发的小年轻下来,众人一起摇树。

纪芙蓉很淡定的蹲在树上,享受人工摇椅的滋味。

你摇任你摇,我自岿然不动。

黄毛等人摇了半天,汗都出来了,也没把纪芙蓉摇下来,更加郁闷。

邪门了,她竟然没掉下来。

纪芙蓉你个贱人,你下来,我们单挑!

黑色布加迪低调路边,听到纪芙蓉三个字,傅桢下令:停车!

是。

老杨停车,傅桢放下车窗,看着路边一地的烂菜叶臭鸡蛋,再看向树梢。

浓密的枝叶下,隐约可见纪芙蓉清丽的容颜。

而树下,一群混混在挑事。

傅桢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凌风,你去处理下。

是!

秦凌风也看不下去。

他立刻下车,手机贴在耳边走向混混们:喂,110吗?有人在闹事

谁多管闲事?黄毛等人一听有人报警,把怒火转向秦凌风。

秦凌风微微一笑,上去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黄毛胸膛上。

嗷,我的肋骨断了断了

黄毛躺在地上惨叫,其他小弟也吓坏了,恐惧的看着秦凌风。

太,太暴力了吧!

笑得那么好看,一出手就如此狠厉!

纪芙蓉看了看树下的情景,再默默的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布加迪。

还想再断一根?或者,谁想去医院休息的,来吧!秦凌风依旧微笑着,好像他不是在伤人,是在干好事。

小弟们惊恐的拖起黄毛,迅速逃离。

秦凌风满意的拍拍手,站在树下,抬头对纪芙蓉说:纪小姐,你可以下来了。

你先走,我等会儿再下。

纪芙蓉嫌弃的瞟了一眼地面。

这么多烂菜叶、臭鸡蛋,叫本宫如何落脚?

秦凌风的理解是:纪芙蓉嫌弃他。

两只眼睛写满了嫌弃!

纪小姐,二爷也在秦凌风说。

纪芙蓉并不在意,反正不是她的渣皇帝,和路人甲路人乙没区别。

你退下!

冷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激,理所当然的过份。

秦凌风暗忖:这纪小姐太不识好歹。

不过他也没再坚持,返回车里。

不知他对傅桢说了什么,傅桢再度放下车窗,朝纪芙蓉的方向看了一眼。

几秒钟后,车子启动,绝尘而去。

看着他们走远了,四周没人了,纪芙蓉才在树上站起来,足尖一点,飞到另一棵树上,确定地面干净,才翩翩落下,顺着路往前走。

牛奶面包才吃了一半就扔了,肚子还很饿。

路过一个糕饼铺的时候,纪芙蓉被橱窗里各式各样的糕饼吸引,她走进去。

服务员热情的招呼:美女,我们今天有活动哦,买二送一。

买东西需要钱,但是纪芙蓉没有钱!一个子儿也没有!

不用了,我就看看。

纪芙蓉真的只是看看,饱饱眼福就出来了。

一文钱难道皇后娘娘。

唉,本宫挥金如土,什么时候这样落魄过?

好饿,好饿

天知道刚才看糕饼的时候,她口腔里产生了多少口水!一直强撑着皇后娘娘的面子,没表露出来。

她得赚钱,有钱才能买东西吃。

怎么能能赚到钱呢?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条纹T恤、扎丸子头的姑娘从她身边走,头顶笼罩着一圈淡淡的粉红色微光。

纪芙蓉眼前一亮梦灵!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007、我是催眠大师

这世上有很多人受到恶梦的困扰,但只有心魔造成的恶梦才具有灵气,能为纪芙蓉所用。

根据恶梦的强度,又分为红、橙、黄、绿、紫五种颜色,紫色最高级,能顶一百个红色恶梦,但是太难遇到,也最难捕捉。

纪芙蓉捉梦至今,也没遇上一个紫色的。

眼前这个姑娘,眼袋很大,印堂也在发黑。

显然长期受恶梦所扰,失眠已久。

姑娘,请留步!纪芙蓉急忙出声,她可以靠捉梦赚钱啊!

既能赚钱,又能滋养曦宝的灵魂碎片,一举两得。

你叫我吗?条纹美女停下来,诧异的看着纪芙蓉。

是的。

纪芙蓉上前,微笑道,姑娘最近可是受恶梦困扰,夜不能寐?

条纹美女惊奇的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能帮你摆脱恶梦的困扰。

纪芙蓉冥思苦想,她应该给自己的冠个什么名。

捕梦人?捉梦者?

不行,这些对现代人来说都太玄幻了。

目光四移,她瞟到公交车站牌上的广告。

有了,她可以自称催眠大师。

怎么可能?条纹美女笑了,根本不相信纪芙蓉。

因为本宫咳、因为我是催眠大师。

纪芙蓉小脸微沉,一本正经的说。

她既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时代,也应该入乡随俗,纪芙蓉便改了自称。

哈哈!条纹美女不留情面的笑出声来了,纪芙蓉,你不当歌手,想改行当骗子了?

这个人竟然认得她!

纪芙蓉抬手摸摸自己的脸,不等她出声,美女已经嘲笑道:呵呵,听说你欠了很多债,但再怎么急着还钱,也不该骗人,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条纹美女说完就走了,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纪芙蓉浑身不自在。

怎么就不相信她说的呢?

美女,你能治失眠呀?

就在纪芙蓉无比失望的时候,有人问。

纪芙蓉回头,路边不知多时多了一辆红色SUV,车主是个肥腻的中年男人,头上环绕着一圈淡淡的橙色微光。

又来一个!这个更厉害!

纪芙蓉眼神晶晶亮,紧盯着这位油腻大叔。

美女,我刚才听你说,你是催眠大师,能治失眠?男人问。

是,你要治吗?纪芙蓉心存期待,清冷的容颜上却半点儿没有表现出来,高冷的看着中年男人。

当然了,我失眠好久了,可痛苦了。

中年男人抬手揉揉太阳穴,表示很痛苦,美女,你是怎么治怎么收费的?

纪芙蓉低头看看左手食指上的银戒。

捕梦要到晚上,当主人陷入恶梦中再出手。

现在才早上,离上工时间还早。

但是生意不好找啊,纪芙蓉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她想了想,说:一次一百,你留个地址,晚上我来找你。

晚上啊?中年男人眼中掠过一抹异色,现在不行吗?

不行。

纪芙蓉摇摇头。

中年男人说:不如这样,我家有点儿远,你直接跟我走,我们详细谈谈病情。

等到晚上治完了,再让司机送你回。

纪芙蓉现在也没什么事,便答应了:好。

她没有看到,中年男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中年男人暗暗得意,发动车子。

暗处,几台摄影机一阵乱拍,很快就配好文字上传到网上。

【纪芙蓉乱性被男友怒甩,转身就攀上富豪】

很快,一堆键盘侠回贴,把贴子顶上热搜。

并且把中年男人的身份扒了出来:林志斌,45岁,离异,房地产界的龙头人物,最喜欢老牛吃嫩草。

评论更加不堪入目。

原来纪芙蓉喜欢和老男人玩,怪不得宋轩戴绿帽,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啊!

她也不怕被人弄死!

怕什么?人家实力雄厚,李导都被弄趴下了哈哈哈

傅桢才打开平板电脑,就看到娱乐版的最上面的三条热搜都是纪芙蓉。

【纪芙蓉为庆生,在家中开乱性patry】

【清纯小花原是污力老司机】

【纪芙蓉乱性被男友怒甩,转身就攀上富豪】

傅桢好看的长眉皱起来,凤眼里寒意四射。

胸膛里,涌动着说不明道不清的愤怒。

二爷,纪芙蓉还真是能耐。

别人是想上热搜上不了,她一下占了三条。

秦凌风为傅桢倒了一杯咖啡。

傅桢喝了一口,不予置评,划动ipad页面,点开热搜看评论。

纪芙蓉太不要脸了,这样的人不配进入《我是歌后》总决赛

坚决抵制纪芙蓉,有她的比赛我们不看!

好想知道她有多污秽

看看地上那堆情色用品就知道了,污秽力十级+

我想体验下~

同,污秽力十级究竟是什么感觉呢?有没有爽上天?

纪芙蓉,我实力很强,求翻牌求指教

傅桢胸臆间的愤怒越来越盛,咔嚓!平板电脑瘪了一角。

秦凌风吓了一跳,凑过头来看。

傅桢已经关了屏幕,淡定的继续喝咖啡。

秦凌风好奇死了:二爷究竟看了什么,这样生气?

过了几分钟,傅桢唤来管家,问:李叔,她走的时候说什么了?

纪小姐说肚子饿,我给她带了牛奶和面包。

李管家说。

傅桢的眼色,又阴郁了几分:有人在傅园附近的路上扔烂菜叶臭鸡蛋,你处理一下。

李管家愕然:附近的路是公共场所,扔东西不犯法吧?

嗯?傅桢一记凌厉的目光扫过来。

李管家立刻恭敬的应下:是!

秦凌风茫然的眨眼睛:傅桢在变相的为纪芙蓉出气?为什么呢?

据他所知,傅桢不近女色。

很多人都怀疑他性取向有问题。

莫非,纪芙蓉对了傅桢的胃口?

秦凌风心中暗戳戳的欢喜,但想到纪芙蓉破败的名声,又郁闷起来:

纪芙蓉已是千夫所指,根本配不上傅桢喜欢。

这事要不要报告给老太爷呢?

而那边,纪芙蓉已经到了林志斌的家。

林志斌的家挺大,装修得金碧辉煌,颇有暴发户的感觉。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008、教训色男

进去后坐下,纪芙蓉就开始为晚上的工作做准备,问林志斌:你最近都会梦到什么?

梦到一些很可怕的东西啊,吓死我了。

林志斌嘴上说着怕,脸上却笑嘻嘻的,看纪芙蓉的目光越来越色,纪小姐,你说我这个梦要怎么破?是不是我太寂寞了,需要一个女人陪睡,帮我驱恶梦啊?

他倒了两杯咖啡,紧挨着纪芙蓉坐下。

纪芙蓉嫌恶的一皱眉,立刻挪到一边。

林志斌又跟过去,纪芙蓉生气了,站起来怒道:大叔,你不要和我坐在一起。

别啊,我觉得你身上好有安全感,和你坐在一起,我都昏昏欲睡了。

林志斌色色的看着纪芙蓉。

晚上?不,他已经等不及了。

纪小姐,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治吧!

纪芙蓉紧拧着黛眉,凤眸里喷出火焰:这个男人想睡她!她上当了!

再见!

纪芙蓉转身就走。

一个梦灵而已,她找别人捉,就让这个色心鬼一辈子受恶梦所扰吧!

慢着纪小姐,你都到了这里还想去哪儿?林志斌拉住纪芙蓉,用力一拽。

意想中的美人入怀并没有实现,他好像拉到了铁桩,怎么拉也拉不动!

抬头看看纪芙蓉,那么柔弱的小身板不可能有多少力气。

再用力试试!

还是拉不动。

纪芙蓉稳如磐石,冷眼看着李志斌。

冰冷的目光如霜似剑,看得林志斌透心凉:纪小姐,你这是几个意思?想站着来?

我劝你收起色心,马上放我走。

纪芙蓉冷声说,敛眉阖间,霸气侧漏。

林志斌才不把纪芙蓉的威胁放在眼里,边靠近边说:别介,大家都知道你是喜欢玩。

你陪大叔玩玩,要是技术好,大叔我养你下半生!

你的新闻我都看过了,你装什么纯啊!

林志斌扑过去。

纪芙蓉身子灵巧的一闪,李志斌扑了个空,恼怒的看着纪芙蓉: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从了大叔,大叔才疼你!

大叔,你都这么老了,吃嫩草不合适。

纪芙蓉声音冰冷,凤眸深处阴霾涌动。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已经动了杀机。

切,你还嫩草?你早就被蹂成草渣了!

林志斌再度扑上去。

纪芙蓉只是抬起一根手指头,就把林志斌定住了。

林志斌难以置信一睁大眼睛: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动了?

纪芙蓉懒得回答,抽了块毛巾垫着手,提起李志斌的衣领。

一百六十多斤的大个儿,被她拎小鸡一样起来,扔进卫生间,让他跑到马桶旁。

再手动帮他活动颈关节,把他的头插进马桶里。

你干什么?纪芙蓉你!林志斌的鼻子以下都被马桶水浸湿,虽然是清水,但好恶心啊!他想吐

啊啊啊啊!

纪芙蓉懒得回答,扔了毛巾,潇洒走人。

从林家里出来,纪芙蓉顺手牵了几张钞票,不多,但能解决她目前的刚需。

她帮他清醒了脑子,自然要收报酬,有一算一,不坑他。

纪芙蓉依照原主的记忆,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差点儿忘了她还有个家!家里应该有钱吧?就算没钱,也还有个落脚的地方,不至于露宿街头。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在这个世界的家也没了

一到南郊别墅,纪芙蓉就看到两个人影。

穆心兰的行李已经收拾好,被宋轩提上车。

她站在门口,和房东交涉着什么。

纪芙蓉远远注视着,她眯起凤眼。

通过原主的记忆,纪芙蓉已经知道穆心兰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了。

要不是她成天怂恿着原主出入高档场所,给她买各种名牌衣服包包首饰,也不至于三年就把父母留下的大笔遗产挥霍完。

踩完主子就迫不及待的投入宋轩怀抱了?

纪芙蓉下车,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走过去:心兰,你这是在干什么?准备搬家吗?

芙蓉,你回来了。

穆心兰急忙放下手中的最后一袋行李,小跑着过去。

一眼,她就看出纪芙蓉身上这套新行头是今夏的最新款,价格超过六位数。

是傅桢买给纪芙蓉的吗?难不成,纪芙蓉真的攀上了傅桢?

穆心兰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暗,心里气得不行:纪芙蓉也太好命吧,才被宋轩踢掉,马上就找到了更强的金主!

芙蓉,你和傅二爷什么关系啊?以后是不是他资助你上学了?穆心兰问。

不,他只是路过,顺手帮了我一下。

哦。

穆心兰松了口气。

不过纪芙蓉目光流转,有意无意的瞟了宋轩一眼。

宋轩坐在车上冷着脸,全程无视纪芙蓉的存在。

心兰,你打算去宋家住?

穆心兰有些心虚,讷讷的解释:是啊,我们租的别墅到期了,宋轩可怜我没地方住,让我去他那边凑和几天,再慢慢找房子。

那我呢?我住哪里?纪芙蓉问,清澈的眼眸很无辜,你要抛弃我了吗?

这穆心兰为难极了,芙蓉啊,不是我要抛弃你。

我离开,也能为你减轻一些经济负担。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开我呢?等花光了我的钱,才说帮忙我减轻负担,不是太晚了吗?纪芙蓉眨眨眼,长长的羽睫如蝶翼般颤动,漂亮的凤眼里满是玩味之色。

她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穆心兰咬咬唇,低下头,不敢看纪芙蓉的眼睛。

被她哄骗了几年,纪芙蓉终于还是清醒过来了。

可惜太晚了,纪家是从外地搬到晋城来的隐形富豪,纪家二老一死,纪芙蓉就无亲无故了。

纪芙蓉臭名远扬,整个晋城都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纪芙蓉将孤身一人,面对那些恶名。

想到这,穆心兰心中一阵畅快:芙蓉,房东说我们损坏了家里的东西,要赔三千,我已经替你赔了。

再见,你保重。

等等!

纪芙蓉唤住穆心兰,唇角轻扬,脸上泛起玩味的笑意。

很淡,但威慑力很足。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009、无家可归

穆心兰不安的看着她:芙蓉,你还有什么事?

既然你要和我划清界限,那就划得彻底一些吧!纪芙蓉上前两步,狭长的凤眸眯起来,闪动着恶作剧的光芒,这个包是我买给你的,得留下。

穆心兰的脸色难看了一下,她把包里的东西掏出来装进衣服口袋,把包还给纪芙蓉:还给你。

纪芙蓉把包扔到地上:还有你身上的衣服,从内到外,都是我买的。

芙蓉,你是想羞辱我吗?穆心兰难以置信的看着纪芙蓉。

纪芙蓉平时多疼她啊,多听她的话啊,现在居然想让她脱光衣服裸奔!

你说呢?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

穆心兰,赶紧脱,别等我亲自动手!纪芙蓉冷笑。

像穆心兰这种贱人,她见得多了。

打着柔弱的旗号,啃尽姐妹的骨血。

芙蓉你

穆心兰委屈的哭了,慢吞吞的脱下外衣,扔到地上,再开始解衬衣钮扣。

宋轩本来不想理纪芙蓉,反正他们已经分手了,以后再无瓜葛。

但是看他看到穆心兰在脱衣服!

宋轩急忙拉下车门冲过去:纪芙蓉你个贱人,你想对心兰做什么?

呜呜!芙蓉逼我把衣服还给她。

此时,穆心兰已经解开最后一颗衬衣钮扣,她眼角含泪,楚楚可怜。

宋轩帮她把衣服拉起来,回头愤怒的瞪着纪芙蓉:纪芙蓉你有病吧?

女人事,男人别插嘴,滚开!纪芙蓉冷笑,玉指慵懒的拂过鬓角,顺了顺头发。

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举动,却给人一种无法反抗的雍容气度。

有那么一瞬间,宋轩竟然被她给威镇住了!

宋轩,我怎么办?我是纪家的养女,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纪家的我要裸着出去吗?那我宁愿去死!

穆心兰的哭诉,让宋轩清醒过来了。

他昂着下巴,不屑的看着纪芙蓉:纪芙蓉,你现在是穷疯了,竟敢这样欺负心兰!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休想!

哦,那你是要替她赔钱给我?纪芙蓉问。

本宫现在很缺钱啊很缺钱!

宋轩冷笑:纪芙蓉,伯父伯母在天上看到你这德性,怕要气得吐血。

心兰是她们的养女,和你一样有享受遗产的权利,你凭什么作践心兰?

真的吗?纪芙蓉皱了皱眉,她对现代的法律,并不熟悉。

只知道原主记忆里,穆心兰粘着纪夫人干了所有好处,贪婪到没有分寸。

甚至还反过来陷害纪芙蓉

总之,以后你休想再欺负心兰。

宋轩护着穆心兰上车,宋轩一轰油门走了。

房东嫌弃:赶紧收着你的东西走,你的事情都传遍了!年纪轻轻私生活乱七八糟,把我好好的别墅都污染了。

真后悔当初把别墅租给你!

纪芙蓉心一塞:房东太太,能不能宽容几天,等我找找房子

不行!你赶紧走,我把法师都请好了,要好好除除别墅里的污浊之气。

不然以后都租不出去。

纪芙蓉只好进去收东西。

除了衣物、皮包、鞋子,就是一堆信用卡。

钱包里的总共不到一百块!

首饰什么的,更是不见踪影。

不用说,都被穆心兰卷走了。

姐妹一场,临了穆心兰还断尽她的后路,实在可恶!

纪芙蓉随便收拾了一包衣物,离开别墅。

兜里揣着从林志斌那顺来的几百块,纪芙蓉决定去住旅馆。

但走上大街,她才知道自己有多臭名远扬!

看看,那不是纪芙蓉吗?她还有脸出来逛街啊,看看她那走路的姿势,荡的呀!

可能是被操多了,腿合不拢。

好想扔个臭鸡蛋过去,砸花她那张狐媚脸。

纪芙蓉耳力很好,把那些议论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堂堂一国之后,被人如此污蔑,皇后娘娘要忍不住发威了!

垂立在身侧的双手,不知何时捏成了拳头,关节咯咯响。

忍住忍住,她是来找人治失眠的,不能揍人。

纪芙蓉!

突然有人唤她的名字,纪芙蓉冷静下来,卸了内力转头。

啪!

一颗臭鸡蛋砸过来,正中纪芙蓉的脸。

散发着恶臭的蛋黄蛋清流下来,纪芙蓉差点儿就吐了。

她愤怒的用手抹去污秽,准备揍人。

人潮汹涌,来来往往,每个人都在假装漠然,却又忍不住流露出嘲弄与不屑。

根本不知道是谁扔的臭鸡蛋!

纪芙蓉深吸一口气,她可是一国皇后,不能乱打老百姓。

忍!

她在街边买瓶矿泉水把脸洗干净,再抬头,却看到大屏幕上播放的新闻里有她。

【《我是歌后》半决赛的冠军纪芙蓉昨夜被曝出私生活混乱,的丑闻,甚至和节目导师有勾结。

据悉,纪芙蓉还长期虐待纪家养女穆心兰,致其身上多处淤青】

附近了几张穆心兰的淤青照,人证物证俱全,再度把纪芙蓉压在烂泥里,难以翻身。

纪芙蓉的唇角狠狠一抽:她明明是受害者好么!

原主对穆心兰有多好,她太清楚了。

但凡有一颗糖,绝对要分半颗给穆心兰。

现在这半颗糖,却准备噎死纪芙蓉。

偏偏纪芙蓉现在名声太臭,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的。

至于洗刷冤屈什么的,她还没有头绪,不如先去捕梦。

早点儿捕足百梦之灵,早点儿布阵回凤岚国。

天色渐渐暗下来,纪芙蓉随便买了点儿吃的,决定去公园的休息凳上凑和一晚。

傅园,秦凌风悄悄的躲在一边接电话:是的,老太爷啊,这是二爷惟一愿意接触的女人嗯嗯,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秦凌风走进客厅。

傅桢在专心致志的看财经杂志,昨晚救纪芙蓉的事,好像一种轻风吹过,对他的生活毫无影响。

唉,怪不得老太爷要操心了。

二爷这样子,怎么交得到女朋友?

秦凌风清清嗓子,说:二爷,纪小姐租住的别墅被房东收回了,穆心兰投奔了宋轩,纪小姐在公园里寻了根长凳,看样子是打算在那儿过夜。

《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小说的主角是纪芙蓉傅桢已经完结,《傅少勿扰本宫要出道》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