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美人思(慕容婉儿慕容泽)小说全文免费-慕容婉儿慕容泽章节目录

南国美人思(慕容婉儿慕容泽)小说全文免费,民国情缘小说南国美人思全部免费阅读,主角是慕容婉儿慕容泽的小说南国美人思作者七色锦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南国美人思全文免费阅读(慕容婉儿慕容泽)小说完结版。他是年纪轻轻却军功显赫的少帅,她是大帅府养女。当那见不得光的爱情,终于曝光,他毫不犹豫地拔出了枪……...
南国美人思(慕容婉儿慕容泽)小说全文免费-慕容婉儿慕容泽章节目录

《南国美人思》第6章小产

慕容婉儿想要挣扎,但被慕容泽一手掐着下巴,根本不能动,只能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哥哥,放过我

她求饶的声音越是低弱,慕容泽手里的力道越是大!

慕容婉儿疼得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嘴里的求饶也慢慢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啊哥

贱人!慕容泽眼里的冷意更甚,看着她仰起脖子时胸口露出的那颗红色桃心胎记,鄙夷道,身上天生就有桃心胎记的人,果然是骚浪贱!

我慕容婉儿刚一开口,只觉双腿间骤然一痛,一股暖流似乎涌了出来!

慕容泽也是一怔,他手指间,似是有粘稠的液体流过。

一滴,一滴,有东西滴落在了地上。

哥哥,疼

趁他微怔之时,慕容婉儿哽咽着求饶。

慕容泽的视线看了下去,在看到她白色的裙子上已然沾满了骇人的红色血迹时,凤眸骤然一凛。

一直掐着她下巴的手,逐渐松开。

哥哥,我好疼慕容婉儿满脸冷汗,身子无力地滑了下去。

慕容泽一怔,蹲下去把她抱了起来,打开门,大步冲了出去!

玛利亚医院。

白皮肤的西洋医生操着很不流利的普通话向慕容泽一家三口汇报,大帅,您女儿小产,我们已经给她做了清宫手术,回去后得注意休养。

小产?

闻言,三人皆是一怔。

慕容自强先声质问,我女儿还未婚配,怎会怀有身孕?

难道,是萧扬那臭小子的?

刚才听说婉儿和萧扬在交往,怎么这就怀孕了?

李玉玲亦是满眸难以置信,大夫,会不会搞错?

只有慕容泽,站在一边,攥紧了拳头。

她居然怀孕了?

什么时候的事?

医生摇了摇头,笃定地道,绝对不会出错的,她已经怀孕8周。

萧扬那个混账东西!我去杀了他!慕容自强蓦地从腰间拔出手枪,咬着牙就要离开。

突然,身后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病床上一脸惨白的慕容婉儿轻声道,父亲,母亲,是婉儿的错,和萧副官没关系是婉儿勾引的他,求父亲母亲成全!

闻言,慕容泽眉心一拧,冷声问,孩子是萧副官的?

慕容婉儿闭上了眼睛,是的。

他本就攥紧的拳头,更加用力,指节处已然森白一片!

可恶的脏女人!

居然背着他和萧扬暗度陈仓,还有了萧扬的骨肉!

李玉玲心疼又无奈地握住女儿的手,眼泪滚了下来,为娘的傻闺女啊,为何不早点告诉我们,我们又怎会不成全你们!

慕容自强看到虚弱的女儿,手里的枪也不甘地放回了腰间,咬牙道,既然如此,那就准了这门婚事,择日完婚!

谢谢谢谢父亲,母亲。

慕容婉儿松了一口气,眼泪却流得更加汹涌。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慕容泽高大的身子似是摇晃了一下,之后便大步离开了医院。

哥哥,对不起,只有这样,我们彼此,才会放过对方。

只是,那个可怜的孩子,她和慕容泽的孩子,就那样没了

《南国美人思》第7章军法处置

慕容婉儿在医院休养了一周才回了大帅府。

期间,萧扬每天来照顾她,向她道歉,并表示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

慕容泽,始终没有再出现。

是夜。

睡梦里,慕容婉儿突然闻到一股浓烈呛鼻的酒味。

她刚一睁眼,一个黑影便压了过来。

她刚要出声,男人吻住了她的唇,熟悉的味道传来,她浑身僵住!

是慕容泽!

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过的慕容泽!

整整一夜,慕容婉儿在他的折磨下疲累不堪,最后被撞晕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已是翌日清晨。

床边空空如也,除了满屋子的暧昧气息,早已不见慕容泽的踪影。

她刚下楼来,丫鬟喜鹊上来递给她一封信,小姐,萧副官让我交给您的。

慕容婉儿有一刹那的诧异,好端端的,写书信给她做什么?

打开来看,只有寥寥几字:大小姐,南系军挑衅,我和少帅一起去前线应对,请在家保重自己。

萧副官和哥哥一起去了前线?

慕容婉儿一怔,脑海里突然闪现昨晚慕容泽在她身上驰骋的画面

他半个月没出现,夜里去了她那里是因为今日一早就出征的原因么?

心尖,蓦地一痛,慕容婉儿捏紧了手里的书信。

南系和北系军阀这场争夺领地的战争,持续了整整一个月都没有结果,大帅府频频传来少帅在前线失利的消息。

每次听到他失败的消息,慕容婉儿的心都纠在了一起。

几番犹豫后,她留书一封,只身一人去了前线。

北系军阀,军营。

一身戎装的慕容泽,因长期在前线应战,不仅清减了一些,还蓄起了胡须,虽看起来疲惫憔悴,但帅气不减。

他正在和萧扬商量作战计划,下属来报,少帅,大事不好南系军少帅陆正卿抓到了大小姐,说要和您交换!只要您投降,他们就放了大小姐!

大小姐?

慕容泽和萧扬同时一怔,异口同声道,婉儿?

是!

萧扬满眸担忧,着急地看向慕容泽,少帅,这

慕容泽抬手打断了他,骤然眯了眯眸子,冷着脸道,告诉陆正卿,慕容婉儿不过是我慕容家一个卑微的下人而已,他想要就带走,随便处置!想要我慕容泽投降,除非我死!

萧扬蓦地瞪大了眸子,少帅!

谁敢抗命,军法处置!慕容泽拔出枪,啪得拍到了桌上。

瞬间,没有人再敢吭声。

南系军阀军营里,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的慕容婉儿,听到陆正卿的下属向他传达了慕容泽的话,眸子里的挣扎绝望很快变成了满满的自嘲,陆少帅,我没说错吧,慕容泽不会救我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是她太笨,刚来到前线,就被南系的人捉住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这些人知道了她是慕容泽的妹妹!

陆正卿却邪邪地勾唇一笑,用枪口勾起她的下巴,挑了挑眉,是么?那小美人你就留下来,等大获全胜之后,本帅就纳你为妾!

慕容婉儿在心里啐了一口你不会赢的,没人能赢得了我哥哥!

那咱就拭目以待!陆正卿满眸兴味。

这一场鏖战,在段香兰苦求父亲督军段承允派军增援慕容泽后,北系军阀反败为胜!

不仅把陆正卿赶回了南方,还安全救出了慕容婉儿。

慕容婉儿被带回北系军营,看到慕容泽,正要跑过去,又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段香兰。

段香兰自然也看到了她,唇角阴嗖嗖地勾了勾,柔声问慕容泽,泽哥哥,婉儿跑到前线,被南系军捉住当人质威胁你,导致军心大乱,若不是我父亲及时派军增援,怕是要出大事的按照军法,婉儿是不是该受到惩罚呢!

扫了一眼站在几步之远,一身脏兮兮衣服狼狈不堪的慕容婉儿,慕容泽眸色一暗,突然拔出了手枪,直直地指向了她,冷冷地咬牙道,按照军法,该杀!

《南国美人思》第8章以卵击石

扫了一眼站在几步之远,一身脏兮兮衣服狼狈不堪的慕容婉儿,慕容泽眸色一暗,突然拔出了手枪,直直地指向了她,冷冷地咬牙道,按照军法,该杀!

---------------------------

在场的所有人都直接愣住!

慕容婉儿脚下一滞,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呼吸都几乎要停滞。

他要杀了她么?

站在慕容泽旁边的萧扬,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枪,看着慕容婉儿的眸子里,满满都是担虑!

段香兰却噗嗤一笑,泽哥哥,兰儿和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杀了自己的妹妹不成!

慕容泽咬牙冷冷地看着慕容婉儿,这种又蠢又笨的女人,不配再做我慕容泽的妹妹!

言落,手指用力扣动了扳机。

枪声骤然响起,有人吃痛地呃了一声。

应声倒下的,不是慕容婉儿。

而是及时扑过来,为她挡住了子弹的萧扬。

他的右肩上,赫然多了一个血糊糊的窟窿,血流如注!

所有人,再次僵住,包括段香兰。

她没想到,慕容泽居然真的会开枪!

萧副官!慕容婉儿从巨大的震愕中惊醒,连忙扶住了萧扬。

慕容泽看着倒下的萧扬,眸子瞬间瞪大,有点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枪。

怎么会这样?

他的手枪第一发素来都是空的,怎么会真的打出子弹?

萧扬痛得脸部扭曲,却还是假装无所谓地对慕容婉儿说,没事了

慕容婉儿的眼泪,扑簌簌滚落,怒眸瞪向慕容泽,慕容泽,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救你的副官!

蓉城,玛利亚医院。

慕容自强看着在病房里给萧扬喂药的慕容婉儿,对身边的儿子说,等萧副官伤好了,就让他们完婚吧!

慕容泽的视线,落在女孩那张素白的脸上,眸色深沉,萧副官即便康复,也很难再拿得了枪,不如婚后让他带婉儿回他老家去。

慕容自强稍作犹豫,便点了点头,也好!萧副官老家在江南一带,那边近几年比较安宁,就让婉儿随他过去吧!

慕容婉儿回到大帅府,从丫鬟喜鹊那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怔,忙跑上楼,推开了慕容泽的书房。

慕容泽正在研究军事地图,见她闯进来,不爽地拧了眉,滚出去!

慕容婉儿喘了一口气,坚决地说,我不会和萧副官离开的!

闻言,慕容泽那双凤眸一点点眯起,在我和兰儿成婚之前,你必须离开!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

声音不大,语气里却带了满满的嫌恶!

慕容婉儿瞧着男人那张俊脸上的嘲讽,心痛得呼吸都开始不畅。

她生生地忍住悲戚,努力地笑了下,我唯一的哥哥成婚,我岂能不在场?

你是不是想留下来,有机会了再爬上我的床来?恩?慕容泽忽而勾唇一笑,嘲讽的意味更浓。

我慕容婉儿瞧着男人脸上的戏谑,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好!我走!在你把段香兰娶进大帅府之前,我一定离开!

言落,她转身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僵僵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还有不舍吗?

还想留下来继续被羞辱吗?

慕容婉儿,别傻了,是时候离开了!

几日之后,慕容婉儿从医院给萧扬送饭出来,听到路过的几名军人在热议。

你们听说了没?督军为了考验慕容少帅,让他带一个团去灭南系的一个军!

是啊!力量悬殊太大了,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这不是必败无疑么!

段小姐那么喜欢少帅,段督军为何要置少帅于死地啊!

慕容婉儿手里的饭盒,嘭得一声,落了地。

什么情况?

段督军是不同意把女儿段香兰嫁给哥哥吗?

为何要给他这样明显是去送死的残忍考验?

她没有再多想,飞奔跑了出去。

《南国美人思》第9章毁了她的脸

大帅府。

慕容婉儿着急地对大帅说,父亲,您快去劝劝哥哥,别让他去,太危险了!

慕容自强拧了拧眉,抬手在女儿肩膀上安抚地拍了拍,婉儿,你不懂这军阀之间为了争权夺利的必然性和残酷性。

阿泽是我们北系最有希望继承督军职位的少帅,他这次只要赢了,不仅可以娶督军的千金,还能为坐稳督军的位置打牢基础!

父亲!慕容婉儿着急地打断他,红着眼睛道,但是,哥哥此去是以一敌百,和以卵击石没有区别督军的位置就那么重要吗?万一哥哥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们怎么办啊?

慕容自强看着泫然欲泣的女儿,叹口气道,阿泽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就必须承受和面对这些!我会想办法,保全他性命的!

父亲

看着眼神坚定的大帅,慕容婉儿欲言又止。

罢了!

父亲和哥哥都是一样有野心不怕死的人,她求父亲显然是没用的。

咬了咬牙,慕容婉儿转身走出大帅府,直接去了督军府。

听到丫鬟说慕容婉儿要见自己,段香兰红唇一勾,我就知道,她会来的!告诉她蓝调咖啡厅的地址,下午三点,在那边见。

得到段香兰见面的准话,慕容婉儿提前来到咖啡厅,等了整整一个小时,终于见到了袅袅而来的段香兰。

婉儿,什么事啊,这么着急要见我?段香兰冲她莞尔一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慕容婉儿对她脸上的假笑早已经见怪不怪,开门见山地道,兰姐姐,督军大人让哥哥去前线打仗的事,你是知道吧?

果然是为这事而来!

段香兰点了点头,自然是知道的。

等泽哥哥回来,就是我们完婚的时候。

慕容婉儿焦急地道,不可以!哥哥此去凶多吉少,你要是真心爱他,就应该阻止你父亲这种无聊的考验!

看到她着急的样子,段香兰心中鄙夷地冷哼一声:我的未婚夫,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我也没办法啊!这是他们男人之间的约定,泽哥哥已经同意了!段香兰无奈地摊手。

兰姐姐,你一定有办法阻止的对不对?慕容婉儿蹭得起身,过去握住了段香兰的手,满眸的祈求,我知道兰姐姐讨厌我,不想看到我,只要你阻止哥哥去前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立刻在你们面前消失!

我的好妹妹啊!你这真真是为难嫂嫂我啊!段香兰眸底滑过一抹算计,虚虚地扶起了慕容婉儿,但是,难得你开口求我一次,我就回家去求求我父亲吧!

闻言,慕容婉儿面上一喜,忙向她颔首,婉儿谢谢嫂嫂!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段香兰红唇微启。

慕容婉儿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嫂嫂尽管说,只要婉儿能做到,一定不推辞!

好!段香兰从包里取出一把水果刀啪放在了桌上,我其实不是讨厌你,而是讨厌你这张会勾人的小脸,我看见你这张脸就烦呢!你说,怎么是好呢?

慕容婉儿的视线,落在那把刀刃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上,眸中一点点涌起复杂的情绪。

是诧异,是惶恐,也是有些犹豫。

段香兰虽没有明说,但她知道,她是想用这把刀毁了她的脸!

段香兰看着眸光闪烁的慕容婉儿,嘴角的阴毒愈发浓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卯足了耐心等她反应。

我懂了!慕容婉儿点了点头,拿起水果刀,闭上眼睛,刀尖狠狠地朝自己的脸上划去。

《南国美人思》小说的主角是慕容婉儿慕容泽已经完结,《南国美人思》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