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章节目录by九月樱花

阮宁渊左靳南是什么小说?阮宁渊左靳南阅读全文精彩内容,阮宁渊左靳南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章节目录by九月樱花,小说精彩节选:“宁渊,你给靳楠盛碗汤,厨房里还有一些。”贾蓉坐在对面对着阮宁渊吩咐道,又对儿子说,“你肯定喝了不少酒,先喝点汤再吃饭。”阮宁渊不得已,只能站起来去厨房盛汤。...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章节目录by九月樱花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 第24章 是你太脏

贾蓉激动地站起来,抱怨地说,“每次都这么晚才回来,肯定饿坏了。”

左靳楠进来,目光扫过饭桌上的人,在阮宁渊上停顿了一会,才出声跟左老爷子打招呼。

“快吃饭吧,以后早点回来。”贾蓉心疼儿子,恨不得过来拉他坐下。

阮宁渊不好坐着没动,也怕左老爷子看出什么,她放下碗筷,抬头看向左靳楠,张嘴要说一句,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要她对着这个男人假装恩爱,她是怎么也做不到。

“来了就吃点东西,外面那些饭局也吃不饱。”左老爷子虽然神情淡淡,但还是让左靳楠坐下了吃饭。

阮宁渊松了口气,幸好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的异样。

九月樱花精彩章节

左靳楠应下,又扫了一圈在座的人,目光在阮宁渊旁边的位置停下,径直走了过去。

一股酒味夹混着香水的味道钻进鼻间,身边坐下了一个人,阮宁渊不由皱起眉头,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知道他肯定会坐过来,但她没想到他身上竟然带着这么明显的气味。

这香味,不正是上午那位女明星身上的味道吗?阮宁渊心底愈加厌恶。

“宁渊,你给靳楠盛碗汤,厨房里还有一些。”贾蓉坐在对面对着阮宁渊吩咐道,又对儿子说,“你肯定喝了不少酒,先喝点汤再吃饭。”

阮宁渊不得已,只能站起来去厨房盛汤。

等她将一碗汤放到左靳楠面前,贾蓉看到,又开始挑剔,“小心点,怎么拿这么小的碗,这点怎么够喝。厨房又不是没汤了,不是我说你,你这小气的性格也是该改改了,我们左家可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

这些话也不是第一次听了,阮宁渊一向都当耳边风,都不放在心上。

只是,她真不愿意再坐到左靳楠身边,那味道她闻着恶心,“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我说你两句就不行了啊。”贾蓉以为她是因为刚刚那段话,才故意赌气不吃饭,登时就有些生气。

阮宁渊看到她瞪眼的样子,头就有点晕了,更加不想坐回左靳楠身边,那股香味太熏人,她怕自己真的会吐。

“不是,妈,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休息了。”

“你……”贾蓉还想说点什么。

左老爷子打断了她的话,“好了,小渊,不舒服也要吃点东西,一会就让医生过来看看。”

“不,不用,只是前两天感冒刚好,有点累。”阮宁渊只好硬着头皮坐下来,也许是心理原因,感觉旁边的气味比之前还要浓重,刚夹起一口菜,还没吃,心里犯恶。

“呕……”

阮宁渊捂着嘴快速地跑去下洗手间,可只是干呕,什么也没吐出来。

回到饭桌后,阮宁渊便说,“我不舒服,就先不吃了。”

饭桌上的人脸色各异,除了左靳楠黑沉着脸以外,其他人都有些激动。

“小渊,你是不是……怀孕了?”左老爷子激动地问。

贾蓉也有些期待地看着阮宁渊。

“没,不是,您误会了。”阮宁渊心底觉得好笑,她怎么可能会怀孕,她又怎么可能给左靳楠生孩子。

贾蓉眼睛在阮宁渊身上扫了一圈,“我看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那可是我们左家的血脉,你冒冒失失的,要真有了,说不定还会被你不小心弄没了。”

所以说阮宁渊很厌恶这种家庭聚会,有丁点的小事,都会有可能被有心人放大十倍百倍,平时忍让左靳楠也就算了,其他人她就没那么好的兴致,压着心底的厌恶淡淡地说,“您放心,我前几天才住过院,并不是怀孕。”

要是被贾蓉押着,咋咋呼呼地去医院检查,那就太丢脸了。阮宁渊不得不搬出之前去过医院的事。

“住院?小渊身体不舒服?”左老爷子关心地问,他看向左靳楠,“怎么都没有听说?”

最后一句明显是在问左靳楠的,家里有人住院也不是小事,可都出院了,他还一点都不知情。

左靳楠神情平静,动作优雅地在一边吃饭,却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就连贾蓉也看出了一点怪异,目光带着疑惑,又隐隐有些高兴。

气氛有些异常,阮宁渊不得不出声,笑笑说,“只是一点小感冒,已经好了。”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左老爷子皱起眉头,目光如炬,看了眼阮宁渊后便将视线移到左靳楠身上,很显然,是认为他又做了什么事。

阮宁渊倒是不怕老爷子知道她和左靳楠的实质关系,因为即便老爷子知道了,也会帮着瞒过奶奶的。

倒是左靳楠,老爷子的话,他多少还是要听的。所以,这时候应该是他怕才对。阮宁渊此时竟有些幸灾乐祸。

干脆也不再解释,由着左靳楠去应付好了。

她站了起来,准备先到客厅里去。

“小渊,你们今晚就在这边住吧。”老爷子突然说。

阮宁渊停下脚步,愣了愣,她是准备一会就悄悄回去的,但老爷子怎么料得这么准?而且,还要她跟左靳楠留宿?那两人要住在一块?这怎么可能!

“不了,明天公司挺忙的,回别墅睡比较方便一些。”阮宁渊淡笑着说。

“不行,你们今晚就在这住下。”老爷子连理由也不找了,直截了当地命令。

阮宁渊没有忤逆长辈的习惯,要她对着长辈说出坚决的话,她有点开不了口。

再看向左靳楠,见他神情依旧冷漠,无动于衷地端坐在那里,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她心底猛地颤抖,莫名地想起那晚,他无情的在她身上施加暴虐,残忍凶狠,不,她绝不能跟他住到一起,再也不会了。

“爷爷,我今晚还有其他事,我先回去了。”她声音有些虚软,甚至还有些颤抖。

阮宁渊左靳南免费全文

左老爷子眼里闪过一丝锐利,愈加肯定心底的猜测,“不行,有什么事明天再忙。今晚就住在这。”

“我……”

阮宁渊还想说些什么,左靳楠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沉默地走到阮宁渊身边,“既然这样,今晚就住这。”

紧接着不给阮宁渊反驳的机会,握住她的手腕,拉着她手腕便往楼梯走去。

阮宁渊突然被拖着走,脚步根本跟不上他,一时晃神,就已经被他拉着走上了楼梯。

二楼上,有他们的房间。

当初结婚时,左老爷子就在这里给他们留了房间,也是每日打理,随时都能住人的。

推开门,灯还没开,阮宁渊就被左靳楠按压在墙壁上。

“你是故意的对吧。”他在她耳边低语,声音又阴又冷,连呼出了的气息都是冰凉的。

阮宁渊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那晚书房里一切不美好的画面又在脑海中浮现。

她颤抖着,“左靳楠,你放开我。”

左靳楠双手像钳子般箍住她的细腰,“你怕什么,你刚刚不是还炫耀你怀了孩子吗。”说着,他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仿佛是想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挤掉。

阮宁渊停下了挣扎的动作,身体依然颤抖,语气却非常地嫌恶,“什么孩子,你觉得有可能吗?”

“最好不是,不然,我不介意亲自动手。”左靳楠冰冷冷地说,手上用力捏着她腰上的嫩肉,仿佛是在警告威胁她。

阮宁渊一只手在墙壁上摸索,打开了房间的灯。

卧室瞬间亮了起来。

左靳楠深刻俊朗的脸就在眼前,黑曜石般的双眸里带着寒气,薄唇紧抿,神色阴森。阮宁渊不由心底又抖了一下,对他的身体极其反感,特别是此时肌肤相贴,还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水味。

“呕……”她忍不住,又干呕了起来,用手去推开。

左靳楠神情更冷了,眼神似乎能冻人,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她,松开了她的腰。

“你放心,我没有怀孕。”阮宁渊缓了缓,从他怀里移开,退了两步,扯了扯嘴角,“是你身上太脏。”

左靳楠半眯起双眸,没有生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只手抵着墙壁,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低沉着声音说:“嫌我脏?那晚躺在我身下的你,又有多干净?”

一句话勾起了阮宁渊心底不好的回忆,她身体不由的僵硬,拍开他的手,目光狠狠地瞪着左靳楠,“你真让人恶心。”

“今天的账还没跟你算。”这样嫌恶的表情让左靳楠想起了另一件事,脸色又阴沉了起来,“周绾绾说的那些话,是你教她的吧。”

阮宁渊愣了愣,才想起今天好友辱骂了阮瑜儿的事,不由觉得好笑,这个男人对阮瑜儿可真是情深义重啊,连女人吵架的话他都能计较地这么清楚。

“这还用我教吗,是你的智商低下,还是你把我们看得太傻了。人家是三观正常的成年人,你们做下的事,让人有这样的判断不足为奇吧。你再有本事,也堵不住全天下人的嘴吧。”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全文在线阅读

左靳楠阴鸷的目光微眯,一错不错地盯着阮宁渊,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可怕的气息,仿佛能将人吞噬。

阮宁渊开始还能与他对视,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如同蝼蚁般不堪一击,她错开目光,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门口走去。

明明只是几步的距离,她却好像走了半个世纪那么长。

到了门口,忍受不住背后的锋芒,她还是开口低声说了一句,“我要回去,你随意。”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阮宁渊左靳南,作者九月樱花小说,想要看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小说精彩章节的可以关注本站,本站实时更新热门的免费小说。